当前位置:

德州公开课培训学校推荐

德州公开课培训课程推荐

德州培训新闻内容

[ 2018-01-04 14:18:23 ] 点击:415 德州公开课培训

月入五万活得像狗,月薪三千环游世界

01

 


01

 

朋友早两年就月入五万了。

去年我们一起去旅游,搭绿皮火车,住廉价酒店,吃最便宜的路边烤串。临走的时候,她买了一个纪念手袋,两百八十八块,直到今年还在背。

不是不想过奢侈的生活,是真的过不起。

她是农村家庭的女儿,父母都没有工作,靠农闲时做点零工攒钱。

念大学那年,父亲又在一场意外中,左腿粉碎性骨折,腰肌严重损伤,再也不能下地干重活,家里的经济来源,几乎全都断了。

为了供她读书,弟弟考上了三本却没去念,南下到工厂去打工,流水线上干十几个小时,赚的钱全往家里寄。

早两年,弟弟谈了个女朋友,人家到家里看了一遭,回城说什么都不肯了。太穷了,这样穷的人家,谁愿意嫁?

月入五万,听起来多么光鲜的词啊。一个寒门学子,凭借着自己的努力,一手一脚地挣到了这么多钱,真是了不起。

可对她来说,这样的收入仍如杯水车薪。

老家的房子要翻新,每月要给父母生活费,自己要攒钱在大城市买房,还要规划一笔应急存款,以防老人生病……

  • 每一处都要用钱,而她的身后,空无一人。

买奢侈品?不存在的。

月入五万,不过勉强实现了超市财务自由,可以放心地点麻辣烫,一年出两趟远门,外卖多加一个菜,而已。
 

02

 

而这样的境遇,摆在一个男人身上,就叫凤凰男。

我认识这么一位凤凰男,家是大山里的,兄弟四个,全靠父母耕地种田养大。

为了供他念研究生,全家人就差去卖血了。最小的弟弟,十四岁就跟着父亲去工地干活。

他跟我们讲过一件小事,有一回,弟弟在工地上被钢板砸伤了头,血哗哗地流,整张脸都染红了。

弟弟懂事,舍不得休息,去小诊所包扎了一下,继续回去背钢板,一整天下来,纱布染得通红。

这样的亲恩,是不能不报的。

毕业以后,他拼命赚钱,给家里盖房子,给兄弟娶媳妇,给父母养老。果不其然,成为了人人诟病的凤凰男。

34岁,相亲的姑娘个个被吓跑了。

因为他一坐下来就跟人摊牌:“我每个月的收入,有一半要寄回家,父母没有养老金,以后负担会很重,你愿意跟我处对象吗?”

没有人愿意。

谁听了谁怕。哪怕再通情达理的姑娘,也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。

那一大家子,就像是无底洞里黑森森地伸出的一双双手,随时要把人拖下无底深渊。

他不想拖累姑娘,就一个人单着,没事还贫嘴跟我们开玩笑:“我还是不结婚了,省得以后老婆在网上发帖,骂我是凤凰男。”

 

03

 

都说寒门再难出贵子,但终究还是有那么一小撮人,能通过十倍百倍的艰辛,从寒门脱颖而出,成为了阶级的新贵。

但此富贵,非彼富贵。

他们挤过独木桥,越过鲤鱼门,冲破终点线,胜利的姿态,却依旧既不轻盈又不好看。

就以“凤凰男”为例。

一个家族乃至整个村庄,倾尽心血供养一个大学生,父母欠了债,兄弟姐妹遭了罪,他全身都是亏欠,才赢得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毕了业,找了工作,赚了钱,要不要还这份情?

父母生病,兄弟姐妹要找工作,四邻八乡遇到了难事,要不要帮忙?

于情于理,都应当挺身而出。但他城里的妻子,又做错了什么?

凭什么跟他一起,承担沉重的家庭负累,忍受那些跟她非亲非故的人,一而再、再而三的索取和叨扰?

往左是不孝,往右是不义。

比寒门难出贵子更残忍的是,从寒门出来的贵子,注定要背负着整个寒门。

从贫瘠土壤中开出来的花,终生都承担着反哺的使命。

他要拼命向上,要蓬勃生长,要从一切自然中吸取养分,用奋斗用牺牲用自我,来反哺那片养育他的贫瘠土地。

  • 这份沉重,是那些出生在终点线上的人,终生都难以体会的。

 

04

 

有人月薪五万,依旧穷得像狗。有人月薪三千,依旧可以买奢侈品。

早段时间,网上流传一个段子:公司的前台小姐姐,每个月拿两千块的工资,却开宝马、背LV上下班,问她为什么来工作,她说是为了方便拿快递。

这样富养的女孩子,拥有最大的任性资本。

就像《倚天屠龙记》里写赵敏。

张无忌成亲当日,她执剑勇闯喜堂,光明左使范遥劝她:“郡主,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,既已如此,也是勉强不来了。”

随后,赵敏答了一句:“我偏要勉强。”

很多人喜欢这句“我偏要勉强”。

一个女人的自信、霸蛮、气派,跃然纸上。

不像周芷若。

汉水河中掌舵艄公遗留的孤女,成长路上无限坎坷,被同门排挤,被恶人欺凌,无忌哥哥便是她能抓住的,为数不多的温暖。

所以她爱得何其卑微。

这样的人,是说不出“我偏要勉强”的。

张无忌要与她联手抗敌,她怕因为那段旧情被人诟病水性杨花。

张无忌便道:“咱们只须问心无愧,旁人言语,理他作甚?”

周芷若道:“倘若我问心有愧呢?”

“倘若我问心无愧呢?”,这便是周芷若能说出的最任性的话了。

好没劲,太没劲了。所以世人都爱汝阳王郡主的气魄和潇洒,不喜周芷若的卑微和内敛。

但世上又有几个人,有幸生于汝阳王府?

 

05

 

我见过太多从贫困中翻身的人,男人也好,女人也好。

他们的身上,都带着吃过苦的印记。

或多或少的自卑,或多或少的讨好型人格,对金钱的极度渴求,以及千辛万苦脱离贫穷后,唯恐再入跌落尘埃的恐惧。

热播剧《人民的名义》开头,那个农民的儿子,贪了几个亿的现金,藏在冰箱里、床板下、墙面里,被抓时却老泪纵横地道:“我一分钱都没敢花啊!”

我有早年吃过苦的朋友,如今做生意起了家。他对红酒和茶叶有种近乎病态的偏执,明明并不热爱,却像背教科书一样,把每一种酒的年份,每一种茶的冲法,背得清清楚楚。

因为早年,他曾因这茶和这酒,被人嘲笑是个暴发户、乡巴佬。

作家雷斯林写过一篇文章,叫《我不想和小时候穷苦的女孩谈恋爱》。

文章开头,他讲了他朋友的故事,一个靠自己努力赚了许多钱的女孩,表白被男生拒绝了,因为她出生在一个经济困难的家庭,贫穷的烙印,一直刻在她身上,张口闭口就谈钱,自卑,哪怕如今她已经有了很多钱。

字字句句,令人心头一凛。

  • 我知道,这里的每一个字,听起来都不那么舒服。可是,这里的每一个字,都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现实。

所谓贫富鸿沟,你以为你越过了,其实,是你低估了鸿沟之深。

 

2018年,没伞的孩子,请你,更拼命地跑。


匿名评论